新葡京真人投注官网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闹剧一幕幕丑剧将人性扭曲和湮灭

发表时间:2017-08-21 23:39,点击数:

曾经的苦难
  
  看莫言在香港公开大学的演讲。他的创作源泉大多来源于生活,来源于过去童年和青年时代的动荡经历,来源于故乡的所见所闻。他扎根于故
 
土,而故乡却把他推向了世界,真应了那句话,民族的也是世界的。他在获诺贝尔奖的当时就在故乡高密,他在故乡高密建立起他文学乌托邦。故
 
乡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就像希腊神话中的神,离开脚下的土地,他就没有半点力量。
  
  反观现在一些文学创作却热衷于子虚乌有的虚拟中,什么穿越剧,还有哗众取宠的商业片等。不是说穿越剧不好,主要是觉得没有现实意义,
 
对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没有一点吸引力。文学本来应该具有各种风格,适合各种年龄,这是无可厚非的,就像有乡土文学,有伤痕文学,有战争
 
题材的文学,还有儿童文学等等,但真正的传世之作,一定要扎根于现实,来源于生活,要经得起岁月的磨蚀。好的作品在岁月的长河中就像河底
 
珍珠熠熠闪光,而不会像随波逐流的沙子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莫言物小说属于魔幻现实类别,就像《百年孤独》一样。虽然书中的讲的是两种不同的国家和体制,没有半点雷同。莫言成长的年代正是我们
 
国家非常贫穷和落后的的年代,并且又是非常扭曲虚妄的年代。饥饿给他带来想象力,也是他成为作家的动力。因为在那时,只要成为作家就会一
 
日三餐有饺子吃。在那个年代,只有过年才有饺子吃,而作家一日三餐有饺子吃,在他认为是多么的奢侈和腐败?又是多么的诱人?在中国稍微年长
 
的作家大都有描写饥饿的情结,比如张贤亮、贾平凹、刘震云,余华等。他们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,有过社会底层的生活经历,有过饥饿的切身感
 
触,所以写起来真实感人。
  
  我看过对饥饿最绝的描写,那就是赫塔.米勒的《呼吸秋千》里的段落。在德国的集中营里,一群正值吃长饭的少年,在超负荷的劳动强度下,
 
失去自由,缺少食物,忍受非人的折磨,那是一场人类的浩劫。他们连死人的食物都敢吃,死人身上的衣服都敢穿,为争夺食物没有尊严,没有人
 
性。那才是真正的苦难,所以在那场浩劫下逃生的人,即便最后恢复自由身,但他们心灵的创伤永远无法愈合,无法过正常人过的生活。最后逃离
 
现实,游离在社会的边缘,无法融入社会,甚至无法融入自己的家庭,不是自杀就孤独地郁郁而终,他们的下场都很悲惨……这就是战争带来的灾
 
难和创伤。
  
  谁都不愿意战争,谁都不愿意苦难。就像贾平凹说,真正的苦难在乡下,真正的美丽在苦难中。也许正因为苦难才孕育着艺术源动力,才会彰
 
显苦难人性的美丽和丑陋,才会有一幕幕精彩的细节和刻骨铭心的动人之处。
  
  对莫言来说,文学创作不应该是歌功颂德,而是在于揭示丑陋。所以他的小说不会迎合当局,不具备主流文化的审美情趣,所以遭到某些层面
 
的否定和批判。由于故乡是他写作的源泉,所以他的作品具有明显的地域色彩——红高粱是他梦魂牵绕的颜色,家乡人物、亲戚朋友是他小说中的
 
原型,时代背景赋予各种人物鲜活的生命,地方风俗、人文地理及民间传说,使人物更加生动传神,丰满而真实。
  
  其实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有被饥饿困扰的经历。虽然我没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,但“文化大革命”我正好赶上。那个年代比三年自然灾害也好
 
不了多少。物质的贫穷,社会的动荡,政治上的一波又一波风云,对我来说浑然不知,只记得我哥哥所读的中学停课了,他不上学了也参加了红卫
 
兵串联——在政治的漩涡里,一些小人物只能是随波逐流,没有主见,甚至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。在高音喇叭的号召声中,在人们一场又一场无
 
何止的批斗中,那就像一场场。
  

上一篇:慕求者之多如过江之鲫竞争可谓异常激烈”

下一篇:国家经济迅猛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极大提高